六月 29, 2010

一位國中應屆畢業生的文章

【聯合報╱彭梓堯/國中應屆畢業生(桃縣中壢)】

2010.06.29 03:13 am

讀了最近幾天討論教育的投書,雖然我即將參加第二次基測,仍有些感想不吐不快。

九年一貫課程,對我們真的有幫助?還是三年後,將因內容無法銜接而跌得遍體鱗傷?別說有人適應良好,應該要問普遍適應良好嗎?別總說前幾志願的學生如何,為何總要將資源、聚光燈投注在他們身上,後面的學生呢?還有那些中輟生呢?他們自願要自我放棄的嗎?還是老師早先放棄他們了?

關於多元化課程分配,我是音樂資優班學生,如果我們要參加音樂的比賽,許多學科課就要被借走,等到要準備基測時,術科課又要被借走,挖東牆補西牆的,這就叫多元教學。晨間活動?我們也有,周一至周五,考試!簡單俐落!中大型學校資源豐富?是啊,所有最好的師資,資優班獨棟,什麼資源都用在我們身上。

資源分配?那些明星高中的學長們,請你們不要這麼理所當然,你們一步一步都是踏著別人的學習資源往上爬。你們一個人運用的資源或可以幫助三個、五個或更多的學生,他們只是對讀書沒那麼在行,便可能一輩子都沒有人挖掘他們的才能。教育並沒有給他們什麼,他們到底能給自己什麼?

這不就是台灣教育?給學生多元教學,不需在意升學率嗎?這個教育死結可說是一環扣一環,社會先給了家長、學生們名校的迷思,好的教育理念該如何發揮呢?

我是一個正在準備「二衝」的學生,每個人都叫我要覺悟,可是該為了什麼而覺悟呢?難道是該屈服於台灣教育的時候了嗎?



引用URL

http://blog2.cyhs.tp.edu.tw/teacher/trackback.php?id=2515
回應文章